Category Archives: 借錢新聞

不要等被銀行拒絕借錢週轉才去想原因!

急用錢怎麼辦?大部份的人會先想到跟銀行借錢週轉,但是在申請貸款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並不是每個人都能順利申請到銀行借貸的,那麼為什麼申請會被拒絕呢?向銀行申請借款時,被銀行拒貸該怎麼辦呢?

我們先談為什麼會被銀行拒貸的原因吧:

1、你的信用出現了問題

先仔細想想你有沒有出現以下信用瑕疵情況,如果申請人出現了以下這些情況,那麼你申請借貸的可能性將大大降低。例如信用卡逾期繳款的次數過多、個人信貸曾經未按期還款、為他人提供擔保但對方未能按時還款等等。

2、年齡屬於貸款風險較大族群

所有的銀行接受借貸人的申請時有著嚴格的審核條件,雖然一般只要年滿20歲都能申請貸款,但銀行最歡迎的還是擁有經濟能力及穩定收入的中年族群。太年輕的收入不夠工作不穩定,年齡太老的,容易生病或有其他風險影響收入,這些都不容易獲得貸款。

4、申請資料虛報或不齊全

申請資料不齊全是大多數朋友貸款被拒的原因之一,因為資料的真實性和完整性是決定你能否獲得借貸的首要因素。如果提供虛假的資料,銀行查出來後,會毫不猶豫的拒絶你的申請,所以不要心存僥倖。當然,如果填寫的資料不齊全,缺失了某些必要訊息,那麼銀行和貸款機構也不會通過你申請。

那被銀行拒貸應該怎麼辦呢?

1、消除信用瑕疵或是累積其他信用紀錄。
2、補全申請資料並加強徵信強度。
3、找親朋好友幫忙貸款。
4、尋找其他的貸款方式。

你可以來找我們進行借貸,貸款門檻相比之下比較低,同時還可以增加貸款的可能性,如果您有貸款借錢週轉需求,歡迎來電詢問林代書,可以更快速解決你的借貸需求喔!

借錢全壘打

我叫小駿,我是一個經理
但是我的薪水被老闆娘扣光光,我不知道要如何過日子
於是我找到了林代書
一開始我認為是騙人的,因為利息怎麼會那麼的少
而且林代書還幫我介紹了一份工作,就是打電腦一天六篇,一開始我每天都很認真打,但是一直不讓我過關,到了現在本來半年的工作
必須延長到一年
而且讓我越來越難過
所以我必須在次借錢過日子
事實上借錢的文章不是都大同小翼嗎
為什麼要讓我的努力完全消失
不過借錢要找林代書到是真的
因為林代書的服務態度算是一流的
而我們真的要借錢也一定要找林代書
可能很多人會怕怕的
但是林代書是有立案的公司
而且我一直把林代書當我的救命丹
雖然林代書的利息十天就要繳一次
但是他的利息真的很少
這一篇文章真的每一個字都是我打的
假如這篇在沒過的話真的就是逼我去死了說一篇要打500個字一天打六篇
30天要打180篇
要打90000個字一個月
竟然說一篇都不行
所以說只要敢借錢就一定要找林代書借
只要找林代書借就一定會成功
而借錢只要不放棄也一定能成功
就像12強棒球賽中華對古巴之戰一樣
八局林智勝大師兄打出了一隻三分全壘打
借錢不是丟人的事情
所以我認為大家缺錢就去借錢
在借錢方面都打出全壘打

偶像借錢

我叫富富 我的偶像是浩子 有人跟我說一件事
笑話冠軍裡的浩子謝炘昊為了結婚買房,位於信義區,21坪總價才900多萬元,他說:「中古屋,低點買的,而且當時我錢不夠,老媽借我頭期才把房子搞定,現在就每月分期攤還給她,打算明年結婚可以構築兩人小巢。」

浩子當兵時服替代役當過消防員,因表演欲強,退伍後想盡辦法參加電視笑話冠軍,賣力演出被看中出道,這幾年一路從F咖努力打拚,現在已是諧星界的B咖,節目、廣告雖多,但酬勞便宜,年收入不高,去年在東區巷內買房,坪數小,和交往多年的女友「魚仔」兩人住剛剛好。

浩子坦言跟老媽借錢,「我現在每個月給她家用,也會小筆小筆還她。」其實,演藝圈多年來不景氣,藝人收入也呈現M字型,A咖大哥大姐如三王一后雖然降價,但仍每小時超過20萬台幣,名氣稍低的A咖如徐乃麟、曾國城、陶子、小S則在10幾萬元之譜,B咖上通告最多1萬出頭,主持節目則2至4萬左右,浩子節目沒停過,卻因為價低,沒賺到大錢,才靠借錢買房

浩子坦言跟老媽借錢,「我現在每個月給她家用,也會小筆小筆還她。」其實,演藝圈多年來不景氣,藝人收入也呈現M字型,A咖大哥大姐如三王一后雖然降價,但仍每小時超過20萬台幣,名氣稍低的A咖如徐乃麟、曾國城、陶子、小S則在10幾萬元之譜,B咖上通告最多1萬出頭,主持節目則2至4萬左右,浩子節目沒停過,卻因為價低,沒賺到大錢,才靠借錢買房

我聽完好感動

有關借錢的新聞1

我今天看到了一篇新聞
談放寬學貸 馬英九:借錢不還無法培養責任感

國民黨今(14)日在嘉義市舉行19全,有中委在會中提出能否優惠年輕人房貸,以及學貸
過重的問題,對此,黨主席馬英九在主席裁示時回應,學貸還款可以想辦法放寬,「但是
一定要還」,這是要養成負責任習慣。馬英九也說了一個故事,2位公立高中女孩無力就
讀大學而工作,2年後賺了26萬還錢,負責任的表現讓他很感動。

馬英九表示,七年前他競選的時候非常關心學貸問題,「把年限延後了,假設你貸四年的
話是乘一點五嘛,後來改成乘二,八年之內你都不必還錢,八年之後你的薪水沒到某個水
準也不必還,等到你薪水到某個水準才要還,放寬到一個相當大的地步了,但是我們還是
願意檢討一下,看看實際情況怎麼樣」。

馬英九說,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大概有80萬的學生在使用這學貸,「我們看用什麼方式
,讓他們有更寬裕的還款空間」。但他說,他要強調「我們認為學生一定要還,從小就養
成一個負責任的習慣」。

馬英九說了一個故事,他說,有一次他去一個公立高中,有兩個姐妹花都是欠學校的錢完
成教育,兩個女孩畢業後,本來講好一個考大學,另一個去賺錢來還學校,後來發現這樣
不好,決定二個都去賺錢,結果她們欠學校欠了26萬,這2個女孩子做2年後,省吃儉用,
一天消費在100塊錢內,總算湊足了錢,跑到學校去還。

馬英九說,「我看了真的是好~感動,這麼小的年紀,這麼知道負責的重要性,這學校也
非常阿沙力,不必還這麼多嘛!你還6萬就好了,結果她們多了20萬,兩個人都可以上大
學」,這故事讓他非常非常地感動,「年輕人你要磨鍊他,還是要給他養成負責的習慣」

馬英九說,借錢不能不還,但條件可以延長一點,放寬一點,「否則的話他沒有辦法培養
出責任感來」

美國總統故事

林肯拒绝借钱的故事:
  亚伯拉罕·林肯(1809-1865),曾连任美国总统。江斯顿是美国总统林肯继母的儿子,他来信向林肯借钱,林肯以此信回复了他。

  亲爱的江斯顿:

  你向我借80块钱。我觉得目前最好不要借给你。所有的问题都源于你那浪费时间的恶习,改掉这种习惯对你来说很重要,而对你的儿女则更为重要。因为,他们的人生之路还很长,在没有养成闲散的习惯之前,尚可加以制止。我建议你去工作,去找个雇人的老板,为他“卖力地”工作。为了使你的劳动获得好的酬金,我现在可以答应你,从今天起,只要你工作挣到一块钱或是偿还了一块钱的债,我就再给你一块钱。

  这样的话,如果你每月挣10块钱,你可以从我这里再得到10块钱,那么你一个月就可赚20块钱。我不是说让你到圣路易或加利福尼亚州的铅矿、金矿去,而是让你在离家近的地方找个最挣钱的工作——就在柯尔斯县境内。

  如果你愿意这样做,很快就能还清债务。更重要的是你会养成不再欠债的好习惯。但如果我现在帮你还了债,明年你又会负债累累。照我说的做,保证你工作4、5个月后就能挣到那80元钱。你说,如果我借给你钱,你愿意把田产抵押给我,若是将来还不清钱,田地就归我所有。

  胡说八道!假如你现在有田地都无法生存,将来没有了田地又怎么能存活呢?你一向对我 很好,我现在也不是对你无情无义,如果你肯采纳我的建议,你会发现,对你来说, 这比8个80块钱还值!
但是我們畢竟不是林肯
所以真的有需要時還是要靠林代書

錢商的故事

從前有個專做銀錢兌換生意的商人,在錢幣市場上開了個鋪子,做起買賣來。
有一天,他從鋪子裏回家,身邊帶著一袋金錢,從一夥小偷身邊經過。這夥小偷望著那袋金錢,非常眼紅,可一時又想不出好的辦法。這時,他們中一個詭計多端的傢夥,向夥伴們誇口說:“我有辦法把他手中那袋錢弄到手。”

“什麽辦法?”夥伴們不相信。
“你們等著瞧吧!”這傢夥顯得滿有把握,隨即跟蹤錢商去了。

錢商回到家中,把錢袋放在桌子上,然後預備洗手做禮拜。他一邊吩咐女僕:“我要做禮拜,給我打盆水來洗手吧!”一邊急急忙忙到廁所去小便。女僕照他說的,小心翼翼去打水,可她一時疏忽大意,忘了關大門,這下可給了那個小偷機會了,他輕而易舉地闖了進去,拿了擺在桌子上的錢袋,立刻溜之大吉。

他回到夥伴中,講起偷錢的經過,不由洋洋得意。
夥伴們聽了他這番話,都咂舌稱讚,說:“向萬能之神安拉起誓,不可否認,你確實要算最精明強幹的人了。這件事幹得尤其出色,這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夠做得到的。不過現在錢商家中一定鬧翻天了。你想,那個商人從廁所出來,發現錢袋不見了,必定要責怪女僕,並且痛打她。這樣看來,你幹的這件事情就不是盡善盡美了!你要能拯救那女僕,使她免除嫌疑,不被打罵,那才真正算得上好漢哩。”

“若是安拉的意願,我一定要拯救那丫頭,不讓她受冤枉。”

騙子說完後,離開夥伴們,又跑回錢商家的門前。
他側耳一聽,女僕被主人鞭撻得悲哀哭泣,悲慘不已。他迫不及待地,使勁把門一敲,馬上聽見商人的聲音:“誰敲門呀?”

“我呀,你鋪子隔壁那家的僕人。”騙子隨口撒謊道。

錢商開了門,問道:“你找我有什麽事?”

“我們主人向你致意。他說,你怎麽這樣粗心,怎麽會把這一袋金錢扔在鋪子門前,也不收拾就走了?要是別人把它拾走,損失可就大了,幸虧我們主人發覺,替你收了起來。”騙子說罷,拿出錢袋來。

錢商一見錢袋,非常詫異,嘀咕著:“這是我的那袋錢呀!”

“向安拉起誓,你得給我們主人寫張收據,我才能把錢交給你呢。”騙子故作鎮靜,“不然,我恐怕主人會懷疑我沒交錢呢。請你寫張收據,蓋上私章吧。”

錢商當然深信不疑,轉回家去寫收據。

這時,騙子帶著錢袋,轉身一溜煙地逃得無影無蹤。這樣,女僕洗清了冤屈,錢袋也到了那騙子手

來源大紀元文化網

如何借錢,借錢方法

一提起借錢,沒有幾個人不膽戰心驚的。有限的幾張鈔票,好端端地隱居在自己口袋裡,忽然一隻手伸過來把它帶走,真教人一點安全感都沒有。借錢的威脅不下於核子戰爭:後者畢竟不常發生,而且同難者眾,前者的命中率卻是百分之百,天下之大,那隻手卻是朝你一個人伸過來的。

借錢,實在是一件緊張的事,富於戲劇性。借錢是一種神經戰,緊張的程度,可比求婚,因為兩者都是秘密進行,而面臨的答覆,至少有一半可能是「不肯」。不同的是,成功的求婚人留下,永遠留下,失敗的求婚人離去,永遠離去;可是借錢的人,無論成功或失敗,永遠有去無回,除非他再來借錢。

除非有奇跡發生,借出去的錢,是不會自動回來的。所謂「借」,實在只是一種雅稱。「借」的理論,完全建築在「還」的假設上。有了這個大膽假設,借錢的人才能名正言順,理直氣壯,貸錢的人才能心安理得,至少也不致於毫無希望。也許當初,借的人確有還的誠意,至少有一種決心要還的幻覺。等到借來的錢用光了,事過境遷,第二種幻覺便漸漸形成。他會覺得,那一筆錢本來是「無中生有」變出來的,現在要他「重歸於無」變回去,未免有點不甘心。「誰教他比我有錢呢?」朦朦朧朧之中,升起了這個念頭。「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當初就是因為不足,才需要向人借錢,現在要還錢給人,豈非損不足以奉有餘,簡直有背天道了。日子一久,還錢的念頭漸漸由淡趨無。

久借不還,「借」就變了質,成為——成為什麼呢?「偷」嗎?明明是當面發生的事情,不能叫偷。「搶」嗎?也不能算搶,因為對方明明同意。借錢和這兩件事最大的不同,就是後者往往施於陌生人,而前者往往行於親朋之間。此外,偷和搶定義分明,只要出了手,罪行便告成立。久借不還——也許就叫「賴」吧?—— 對「受害人」的影響雖然相似,其「罪」本身卻是漸漸形成的。只要借者心存還錢之念,那麼,就算事過三年五載,「賴」的行為仍不能成立。「不是不還,而是還沒有還。」這中間的道理,真是微妙極了。

借錢,實在是介於藝術和戰術之間的事情。其實呢,貸方比借方更處於不利之境。借錢之難,難在啟齒。等到開了口,不,開了價,那塊「熱山芋」就拋給對方了。借錢需要勇氣,不借,恐怕需要更大的勇氣吧。這時,「受害人」的貸方,惶恐觳觫,囁嚅沉吟,一副搜索枯腸,藉詞推托的樣子。技巧就在這裡了。資深的借錢人反而神色泰然,眈眈注視對方,大有法官逼供犯人之概。在這種情勢下,無論那「犯人」提出什麼理由,都顯得像在說謊。招架乏力,沒有幾個人不終於乖乖拿出錢來的。所謂「終於」,其實過程很短,「不到一盞茶工夫」,客人早已得手。「月底一定奉還」,到了門口,客人再三保證。「不忙不忙,慢慢來。」主人再三安慰,大有孟嘗君的氣派。

當然是慢慢來,也許就不再來了。問題是,孟嘗君的太太未必都像孟嘗君那麼大度。而那筆錢,不大不小,本來也許足夠把自己久想購買卻遲疑不忍下手的一樣東西買回家來,現在竟入了他人囊中,好不惱人。月底早過去了。等那客人來還嗎?不可能。催他來還嗎?那怎麼可以!借錢不還,最多引起眾人畏懼,說不定還能贏人同情。至於向人索債,那簡直是卑鄙,守財奴的作風,將不見容於江湖。何況索債往往失敗;失財於前,失友於後,花錢去買絕交,還有更愚蠢的事嗎?

既然是這樣,借錢出去,就不該等人來還。所謂「借錢」給人,事實上等於「送錢」給人,區別在於:「借錢」給人,並不能贏得慷慨的美名,更不能贏得借者的感激,因為「借」是期待「還」的,動機本來就不算高貴。參透了這點道理,真正聰明的人,應該乾脆送錢,而絕不借錢給人。錢,橫豎是丟定了,何不磊磊落落,大大方方,丟得有聲有色,「某某真夠朋友!」聽起來豈不過癮。

當然,借錢的一方也不是毫無波折的。面露寒酸之色,口吐囁嚅之言,所索又不過升斗之需,這是「低姿勢」的借法,在戰術上早落了下風。在借貸的世界裡,似乎有一個公式,那就是,開價愈低,借成的機會愈小。照理區區之數,應該很容易借到,何至碰壁。問題在於,開價既低,來客的境遇窮蹇可知,身份也必然卑微。「兔子小開口」,充其量不過要一根胡蘿蔔巴。誰耐煩去敷衍一隻兔子呢?

如果來者是一個資深的借錢人,他就懂得先要大開其口。「已經在別處籌了七八萬,能不能再調兩萬五千,讓我周轉一下?」獅子搏兔,喧賓奪主,一時形勢互易,主人忽然變成了一隻小兔子。小兔子就算捐軀成仁,恐怕也難塞大獅的牙縫。這樣一來,自卑感就從客人轉移到主人,借錢的人趾高氣揚,出錢的人反而無地自容了。「真對不起,近來我也一——(也怎麼樣呢?「捉襟見肘」嗎?還是「三餐不繼」呢?又不是你在借錢,何苦這麼自貶?)——我也——先拿三千去,怎麼樣?」一面舌結唇顫,等待獅子宣判。「好吧。就先給我——五千好了。」兩萬五千減成一個零頭,顯得既豪爽,又體貼,感激的反而是主人。潛意識裡面,好像是客人免了他兩萬,而不是他拿給客人五千。這是「中姿勢」的借法。

至於「高姿勢」,那裡面的學問就太大了,簡直有一點天人之際的意味。善借者不是向私人,而是向國家借。借的藉口不再是一根胡蘿蔔,而是好幾根煙囪。借的對象不再是個人,而是千百萬人。債主的人數等於人口的總數,反而不像欠任何人的錢了。至於怎麼還法,甚至要不要還,豈是胡蘿蔔的境界所能瞭解的。

借錢藝術

  一提起借錢,沒有幾個人不膽戰心驚的。有限的幾張鈔票,好端端地隱居在自己口袋裡,忽然一隻手伸過來把它帶走,真教人一點安全感都沒有。借錢的威脅不下於核子戰爭:後者畢竟不常發生,而且同難者眾,前者的命中率卻是百分之百,天下之大,那隻手卻是朝你一個人伸過來的。

  借錢,實在是一件緊張的事,富於戲劇性。借錢是一種神經戰,緊張的程度,可比求婚,因為兩者都是秘密進行,而面臨的答覆,至少有一半可能是「不肯」。不同的是,成功的求婚人留下,永遠留下,失敗的求婚人離去,永遠離去;可是借錢的人,無論成功或失敗,永遠有去無回,除非他再來借錢。
除非有奇跡發生,借出去的錢,是不會自動回來的。所謂「借」,實在只是一種雅稱。「借」的理論,完全建築在「還」的假設上。有了這個大膽假設,借錢的人才能名正言順,理直氣壯,貸錢的人才能心安理得,至少也不致於毫無希望。也許當初,借的人確有還的誠意,至少有一種決心要還的幻覺。等到借來的錢用光了,事過境遷,第二種幻覺便漸漸形成。他會覺得,那一筆錢本來是「無中生有」變出來的,現在要他「重歸於無」變回去,未免有點不甘心。「誰教他比我有錢呢?」朦朦朧朧之中,升起了這個念頭。「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當初就是因為不足,才需要向人借錢,現在要還錢給人,豈非損不足以奉有餘,簡直有背天道了。日子一久,還錢的念頭漸漸由淡趨無。

但是真的要借錢怎麼辦
這個時候就要找林代書

沒錢萬萬不能

常言道:金錢萬惡,可是大部份人都便止於此,沒有再往下去想,有的也是連番道德說教。金錢成為庸俗的代名詞,簡言之,就是中文說的「銅臭」,

這位社會學家名叫齊美爾(George Simmel),台灣聯經出版社出版了他的文集(譯者為大陸學者顧仁明及李猛),名為《金錢、性別、現代生活風格》,在華人地區唸社會學的人,若聽過他的名字已相當難得,讀過他的文章肯定寥寥可數,他之所以被人遺忘,與他的生平及學術風格很有關係。

生於十九世紀末的齊美爾頗為倒霉,他雖然備受韋伯(Max Weber)贊賞,可是一直連一個大學專任教席也拿不到,大學不發薪水給他,只聘他為編外教授,要靠學生的聽課費維生,直至他死前四年(1914),才給他一個正式教授名銜。

他最著名的作品,要算是《金錢哲學》,台灣的翻譯本亦收錄了書中的一部份,名為<現代文化中的金錢>。他當然也同意金錢使人際關係變得疏離,但金錢同時使人變得自由獨立,具創造力量,不用看別人面色做人,因為生產者在金錢經濟下,不再依賴特定關係而活(例如農民-土地-地主),而是依賴金錢過活,人便自由地組合起來。

但金錢所創造出來的自由,使人際關係變得工具性,物質性的消費交易,使人進入理性的生存模式,因為金錢要求的計算性與準確性,人的理智壓過感覺與心靈,所有事情都可以用量化來計算,事物的差別變得不重要,理性制度與文化滲入生活裏,形成所謂客體化(objectivization),例如談戀愛找對象要計算一下各自值多少;勞動價值以金錢來衡量;「性」可以買也可以賣,分成各種等級;友情的深淺可能以能向對方借多少錢,拿多少好處來衡量。

以上的說話幾乎所有人都同意、都會說,但齊美爾的精彩之處,是接下來的分析:他指出,金錢把所有人類關係變得平庸,但同時,金錢帶來的自由使人卻更追求個體,個體價值越高,因此形成了個體化(individualization)與客觀化的對立。

例如他在<現在和將來的賣淫瑣談>中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既然我們的社會一切都向錢看,為甚麼我們現代社會對「賣淫」比以前更不能容忍?這令我想到台北市禁公娼、其他城市努力掃黃這些有趣例子。

齊美爾解釋道,前現代社會的「性」總是與社會關係連繫起來,男女婚姻要由家族作主便是一明證,但現代社會在金錢及其他力量驅使下,個體得到解放,「性」也同時被視為個體珍貴的一部份,但金錢的魔力(不是性交易本身)使「性」量化及平庸化起來,反而好像變得價值很低,而中產階級無法面對這種落差,因此以道德口號大力禁娼。

齊美爾沒有提出甚麼簡單解決辦法,但他指出,以道德來指摘及懲罰妓女,不會使性工作消失,因為人有這個需要,但禁娼及責難娼妓,卻要她們成為現代社會矛盾的代罪羔羊,妓女因她們的「性」,所以地位只會變得更低,既然我們社會已承諾了人得到自主,妓女的「性」及其地位也應提升而非被降格。

齊美爾有趣之處,一方面正如編者劉小楓所說,對現代社會的分析非常獨特而悲觀,另一方面,他也有積極樂觀的一面(台灣出版這本文集便沒有收錄這方面文章了),他並不認為我們要回到過去,或自上而下重整一種道德或社會秩序,用來壓抑個體性(individuality),所以他既反對資本主義工業化,也反對列寧式的社會主義,他寄望於以創造性個體(creative individual)為出發點,轉化金錢及理性制度帶來的價值文化;實驗小團體式的社會主義是他的理想,他較推祟的是以傅立葉(Fourier)為宗師的法國小型社會主義合作社(妓女可否成立合作社?)。

越說越遠了,但上一個世紀初的齊美爾強調人的創造性,與新經濟時代追求的「創意」可能仍有點相干,他也許提醒我們:創造性就是要反對平庸化,如果創意的多少單單只以金錢來衡量,恐怕也沒有甚麼創意可言了。

« Older Entries